第二章 浩罕帕夏逞凶顽
第三节 南疆大半被占据

上一章:第二节 新疆王成阶下囚 下一章:第四节 自封毕条勒特汗

努力加载中...

阿布拉毛答道:“尊敬的阿古柏帕夏,我的叔叔名叫张罗比尔,他今年已经八十岁了,他住在叶尔羌城外的一座宫堡里。只要张罗比尔叔叔肯说句话,您的一切愿望都能实现。”

阿古柏把和阗交给了长子伯克·胡里,把叶尔羌交给了金相印,自己则回到喀什噶尔回城。

阿古柏让人把阿布拉毛从张罗比尔的身旁拉开,然后抬起一只脚狠狠地踩向张罗比尔的胸部。

张罗比尔已患病多时,生命已到尽头。他被抬到阿古柏面前时,只能睁眼看人,却不能张口说话。

阿古柏在对叶尔羌发动攻击之前,先发动军队在自己的统治区内大量地征粮征草征牛羊,并开始派出十几人进入迪化州城、伊犁一带,寻找和英、俄等国接触的机会,以期想从他们手中买到一批武器来装备部众。

除此之外,他干不了别的。

和阗、叶尔羌各有王庭一座,哈比布拉住和阗,其弟阿布拉毛与其叔张罗比尔住叶尔羌。

阿布拉毛用颤抖着的右手拿起笔,一边流泪一边按着阿古柏的指令往纸上写字。

和阗、叶尔羌各有守军两千,分别由莫大及雅与伊利洪福统带。

金相印原本要到军中去,安德烈吉姆的一番话使他改变了主意。他带上护卫改道去了喀什噶尔回城的王庭。

阿古柏微笑着说道:“可爱的阿布拉毛,因为张罗比尔叔叔去了天堂,请帕夏王来叶尔羌为他唯一的叔叔送行啊!”

阿古柏在喀什噶尔回城王庭里紧锣密鼓地筹备着攻城略地所需的各种物资,但哈比布拉却丝毫也没有感觉到危险的来临。

马福迪不独肌肉发达,胡须和头发也极其发达。他的胡须长得满脸都是,仿佛大猩猩一般;头发整整长到腰际,捆扎起来像一束马尾巴。

阿布拉毛的身躯与其兄哈比布拉一样伟岸,但他的头脑不够灵活,确切地说,有些弱智。他像个天真的孩子,每日在王庭里和宫女、仆人们玩着捉迷藏的游戏。

阿布拉毛天真地问:“尊敬的阿古柏帕夏,您还没有告诉我,我为什么要给帕夏王写信呢?”

行前,阿古柏命令布素鲁克,给驻守叶尔羌的阿布拉毛和伊利洪福各写了一封密信。密信称:浩罕汗国帕夏阿古柏按着他的旨意,统军到很远的地方去公干,大军将从叶尔羌通过。届时,布素鲁克将委托阿古柏帕夏,送给阿布拉毛小汗和伊利洪福统领二百条火枪做为借路的谢礼。

马缓缓前行了,它听不懂后面的人在喊叫什么,它按着主人的口令加快了步伐,渐渐奔跑起来。

阿古柏笑着对阿布拉毛说道:“尊敬的阿布拉毛阁下,您的可爱让我大开眼界,我现在很想见到帕夏王哈比布拉。直觉告诉我,只有可爱善良的阿布拉毛,能让我见到帕夏王哈比布拉。我会向王爷殿下谢罪的。”

布素鲁克在信中信誓旦旦地再三表示,布素鲁克与哈比布拉永远都是朋友,阿古柏帕夏和他的军队不会动贵汗王的一草一木。这其实是阿古柏给哈比布拉下的战书。

安德烈吉姆回答:“金相印大人,您难道忘了吗?安德烈吉姆是阿古柏帕夏最忠实的仆人啊!”

但阿古柏却有阿古柏的想法,阿古柏永远都不会满足于现状。

阿古柏眼望着濒临死亡的张罗比尔,忽然说道:“阿布拉毛,如果张罗比尔叔叔去了天堂,您说,帕夏王哈比布拉能马上来到叶尔羌吗?”

张罗比尔的双眼慢慢睁大,终于停止不动。

阿布拉毛答:“当然可以。只是,他们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他们要走许多天的路方能到达。他们可能是去和大清国的军队交战,也可能是去朝拜。我敢肯定,阿古柏帕夏不会接受我们邀请的。”

阿古柏笑着说道:“可爱的阿布拉毛,您真是太可爱了!我现在想请您给帕夏王哈比布拉写一封信。”

金相印双膝跪倒,连呼“阿古柏帕夏万岁”。

阿古柏这才下令将阿布拉毛处死。

阿布拉毛一听这话,当即感叹一句:“说得太对了!今年风调雨顺,大量的蜜桃和梨子如不及时送出去,肯定要白白地烂掉。”

安德烈吉姆牵着马趔趔趄趄地走进马厩,一会儿他走出来,对着金相印说道:

阿布拉毛的报丧信由阿古柏打发快马送往和阗。

阿布拉毛一听这话,急忙把耳朵贴向张罗比尔的胸部听了听,说道:“尊敬的阿古柏帕夏,我敢肯定,张罗比尔叔叔还在人间逗留,他大概还没有寻找到通往天堂的路。”

马福迪时年正当知天命之年,从小不喜读书,专好舞枪弄棒,尤喜生食牛羊肉,致使长成铁塔一般的身躯,铜铃一般的双眼,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能拽着牦牛尾巴飞跑,人皆称其万人敌,是和阗方圆老幼皆知的人物。

哈比布拉果然连夜赶往叶尔羌,迎接他的是一阵突如其来的枪林弹雨;哈比布拉及随行人众当场毙命。

阿古柏把脚移开,笑道:“可爱的阿布拉毛,在我的指引下,我们尊敬的张罗比尔叔叔总算找到通往天堂的路了。您写信吧。”

但脑筋不太够用的阿布拉毛收到信后,并没有嗅到火枪里喷出的火药味。他收到信后便把王庭总管传唤过来,吩咐总管在最短的时间内,着人在军火库里腾出能放二百支火枪的地方。

哈比布拉此时还不知道布素鲁克已成阿古柏阶下囚的事,哈比布拉所知道的喀什噶尔回汉两城的王爷就是布素鲁克,阿古柏只是浩罕汗国的帕夏,是布素鲁克借来对付大清国的。

安德烈吉姆刚刚喝了两大碗烈性酒。闻报金相印已经回府,他踉踉跄跄地抢出马棚,一把抓住金相印战马的头饰,喷着酒气说道:“金相印大人啊,安德烈吉姆是伟大的浩罕汗国战无不胜的阿古柏帕夏的化身,他因为兴奋而喝了美酒,他为夜晚的姗姗来迟而诅咒了无处不在的恶魔。金相印大人,我以阿古柏帕夏的名义对您说,快把您那人见人爱的女儿现在就交给我吧,趁着月亮正圆,风沙未起之时。”

金相印骑到马上,忽然回头问了一句:“是阿古柏帕夏这样说的吗?”

阿古柏笑着对不知所措的阿布拉毛说道:“聪明的阿布拉毛啊,您真是个写报丧信的高手啊!”

阿古柏让金相印坐下,然后微笑着说道:“我最忠实可爱英勇善战的金相印大人,您此时应该坐在大帐中学习大清国的兵书与战策,您应该带着您勇敢的军队去抢夺敌人的牛羊和粮草,但您却急如星火地赶到王庭。如果不是发生了大事,繁忙的您是没有时间来王庭的。说说看,诚实的金相印大人,敌人那里又有了什么事情?”

一日早饭后,金相印照例走出府门并从安德烈吉姆的手里接过马缰绳。

安德烈吉姆的叫声越来越凄惨了,它划破夜空冲出云霄,终于按着金相印所期望的那样,传进了天堂的每一个角落。

这些人从住进土堡的第一天起便失去了自由,安集延人连大门都不允许他们迈出。

金相印飞身下马,把缰绳交到安德烈吉姆的手上,这才说道:“安德烈吉姆,你把我的马拴进棚里吧,多加些草料,不要让它发怒。”

阿古柏这么做,名义上是布素鲁克想检验一下子民们对他的忠心程度,实际是在变相索取人质。

阿古柏微笑着说道:“尊敬的金相印大人,我以浩罕汗国帕夏的名义对您说,安德烈吉姆是我的仆人,但他也是您的仆人。他大概是厌倦了人世间的种种痛苦,想到天堂里去寻找快乐,您就满足他的要求吧。金相印大人,您是天山脚下一匹烈马,安德烈吉姆只是从浩罕汗国跑出来的一只兔子。战马永远是英雄的朋友,兔子就算成精也逃不出人类的嘴巴。金相印大人,请您回到军中去吧,狗蒙上了双眼只能碰壁,千军万马没有统帅也会变成一盘散沙!”

其实,热西丁和卓、妥明等人也都是这么想的。他们都很满足于现状,都把大清国的驻疆军队看成自己的敌人,而把阿古柏当成布素鲁克请来的客人。

和阗遂下,守城军兵只得投降。

伊利洪福这时又说道:“我们是不是请阿古柏帕夏到王庭喝一碗奶油茶?”

不久,为了更牢固地控制当地军队,阿古柏又听从大通哈爱伊德尔·胡里的劝告,以布素鲁克的名义,命令艾克木汗等当地各军头目,限期把自己最喜爱的一个儿子或女儿送到指定的土堡里去与金相印的父母结伴居住。命令特别补充说,如果尚无子女的,则由父母充数,违令者斩。

他久居王庭,满足于现状,既不想扩大自己的地盘,也想象不到别人能来争他的地盘。他眼中的布素鲁克、热西丁和卓以及清真王妥明,还有他哈比布拉都是平等的,他们刮分的都不是哪个家族的基业,而是大清国的基业。他以为,只要大清国不发动战争,他们就都是明正言顺的“帕夏”。

阿古柏计谋得逞,没费一枪一弹便拿下叶尔羌。叶尔羌守城的军兵全部投降。

阿古柏大喜过望,没有费什么周折,年迈的张罗比尔便被人抬了进来。

阿布拉毛答道:“尊敬的阿古柏帕夏,张罗比尔是帕夏王唯一的叔叔。如果张罗比尔叔叔真的去了天堂,我敢肯定,帕夏王哈比布拉会连夜赶往这里的。”

“尊敬的金相印大人,您的战马我已经拴到了槽上,您的女儿也到了该见英雄的时候。阿古柏帕夏是浩罕汗国摄政王阿里姆·库里的化身,他的话无人敢违抗。尊敬的金相印大人,高贵的布素鲁克王爷在英吉沙尔的日子不好过呀!”

阿布拉毛向阿古柏解释说道:“尊敬的阿古柏帕夏,张罗比尔叔叔已有恙多时,他最近几日频繁向天使探听天堂里属于他的位置。”

泪水流到纸上,悲伤跃然纸面,阿古柏很是满意。

安德烈吉姆挣扎着叫道:“不!不!天堂里不缺四十岁的男人!”

叶尔羌同往常一样,城门大开,行人自由出入。

喀什噶尔回汉两城、英吉沙尔回汉两城已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又通过残酷手段血腥镇压了一批对自己有异心的当地人。但阿古柏并未就此满足,他的目光又投向了叶尔羌。

金相印对马的主人说道:“阿古柏帕夏说,安德烈吉姆在人间已找不到幸福了,他想到天堂里面去做英雄。我以阿古柏帕夏的名义请求你,完成他的夙愿吧。送他上路,我希望他的声音能传到天堂的每一个角落。”

哈比布拉,汉名马福迪,新疆和阗一带回族贵族。同治三年起事,占据和阗、叶尔羌回汉四城,不久建立帕夏国,自称帕夏王。

在新疆所有的自立为王者当中,马福迪占据的领地并不很大,但他的谱儿摆得却是出人意料的大。他洗一次脸要八个人伺候着才能进行下去,他洗一次头发非三个人拖着不能完成。他用餐时更讲究,光给他分胡须的侍女就要有四个人,往他嘴里送饭、送菜乃至送酒送水的竟达二十几人之多。

阿布拉毛哭着说道:“尊敬的浩罕汗国阿古柏帕夏阁下,您是布素鲁克王爷请来的尊敬的客人,您帮着我们打败了奎英。看在布素鲁克王爷的份上,我不敢对您有丝毫的冒犯,可您为什么还要从我的手里夺走叶尔羌呢?全新疆都知道,叶尔羌是哈比布拉帕夏王的。阿古柏帕夏阁下,您现在如果放了我,我向您保证,我那可爱的哥哥帕夏王哈比布拉一定会宽恕您的。他会请您吃火烧驼峰和水煮羊腿的。”

帕夏原本是中亚各国军队总司令或指挥官之意,帕夏之后又王,无非是把军政聚集一身,说白了就是最高统治者,实实在在的一把手。

金相印站起身说道:“阿古柏帕夏啊,您是天山南北的骄傲,您是浩罕汗国派给我们的主人,有您在,再强大的敌人也会无所作为。但我那可爱的女儿马上就要受到伤害。因为我的马夫安德烈吉姆,也就是您忠诚的仆人,已命令我今夜就把女儿交给他!”

阿古柏随遣长子伯克·胡里及金相印,带上两万部众押着阿布拉毛连夜赶往和阗,仍没费一兵一卒,只由阿布拉毛叫开城门后,伯克·胡里便带人进了城。

这天晚上,金相印带着护卫早早便回到了城堡。

金相印让人把安德烈吉姆捆翻,然后用一根铁链拴在马的后边。

愚蠢的伊利洪福这时又补充了一句:“放火枪的地方一定要干燥,还应该预备出几千斤蜜桃和梨子让布素鲁克的人马品尝,以表赠枪的谢意。”

安德烈吉姆认为时机成熟了,他一边扶金相印上马一边说道:“金相印大人啊,我现在以阿古柏帕夏的名义同您讲话。您美丽的女儿打动了我的心,她情窦初开了,她需要我的甘泉来浇灌她,我希望您今晚就把她交给我。金相印大人,您听明白我讲的话了吗?”

阿古柏的三万人马很快来到叶尔羌城下。

金相印的话惊醒了安德烈吉姆,他吃惊地瞪大眼睛说道:“兔子想骑到狼背上吗?安德烈吉姆可是阿古柏帕夏最忠实的仆人啊!”

同治五年(公元1866年)十月底,阿古柏带领三万人马悄悄地向叶尔羌进发。

一条并不高明的诡计,竟然让占据和阗与叶尔羌的“哈比布拉”信以为真。阿古柏已经举起了火枪,哈比布拉却端着美酒打开城门。

阿古柏命令随员铺开公文纸,又把笔墨摆上,这才把浑身颤抖的阿布拉毛推到案前。

叶尔羌是和阗“哈比布拉”帕夏的统治范围。

金相印从腰里拔出羽毛扇子,他笑着说道:“安德烈吉姆,我没有想到你对天堂这么向往,你近前来,让我以阿古柏帕夏的名义送你一程吧。”

叶尔羌是南疆八城中最富庶、人口也最多的城郭,该城周边除盛产粮、棉、油等农作物外,还适宜梨、桃、石榴、无花果、核桃及瓜类的生长。该城又处南疆交通要道,去和阗就必须经过这里方可到达,无第二条路可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