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关外将帅相互猜忌
第五节 外交谈判无作用

上一章:第四节 一榜总督晋协揆 下一章:第六节 后来者竟然居上

努力加载中...

这样一个特殊时期自然瞒不过外国人。内乱被平息后,外国人怕大清国重振康乾雄风,于是开始各耍手段,对大清国的边疆领土和内地经济全方位折腾。终于发展到阿古柏率军公然入侵、俄军公然霸占伊犁、英国派人进入云南探路,另有日本高薪聘请美国人做顾问,也想着从大清捞些实惠。很长一段时间,军机处忙完这件事,马上去料理下一件事;刚打发走法国人,又要去见英国人。如果不是这样,阿古柏侵占新疆这么久,大清国不会迟迟不出兵。到了这个时候,不仅恭王觉着脸上无光,连帘子后面的慈禧太后都意识到,新疆的事,不能再往后拖了。她尽管没有赶上打基业,但她有责任守业啊。如果连祖宗打好的基业都守不住,她百年之后,怎么向祖宗交代呀。

该照会由总理衙门拟稿,交二品以上在京大员审议,最后又递进宫里经两宫太后恩准,这才派员分别递交给俄、英两国驻京的公使馆。

自打咸丰皇帝死后,大清国的皇帝名义上是爱新觉罗·载淳,也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同治皇帝,实际掌握朝政的却是慈禧太后。为什么这样呢?因为载淳登基时年纪太小,只有六岁,只好由他的生母慈禧太后与咸丰帝的皇后慈安太后同时垂帘听政。慈禧太后又称西太后、那拉太后,满族叶赫那拉氏,原本是咸丰的一位妃子,因生了载淳而晋封懿贵妃;慈安太后又称东太后,满族钮祜禄氏,于咸丰二年立为皇后。咸丰帝病重时,考虑到载淳年幼,只好提前安排后事:命怡亲王载垣、协办大学士肃顺等八人赞襄国政,人称“赞襄政务王大臣”。咸丰帝驾崩,慈禧太后为了掌握朝政,竟然联络恭亲王奕,在英国公使卜鲁斯等外国势力支持下,悍然发动了政变。朝廷的政权格局于是由王大臣赞襄政务而变成了两宫太后垂帘听政,恭亲王不仅成了军机处领班,而且还是总理衙门领班,头上还多了个议政王的桂冠。

一连多日,恭王在军机处愁,慈禧太后在帘子后面愁,百官们也都跟着愁。

恭王打发宝鋆赶往俄国驻华使馆交涉,哪知俄国公使布策早在一月前便回国述职了,使馆参赞兼署公使凯阳德一问三不知,跟宝鋆耍起了大牌。

军机处与总理衙门领班大臣恭亲王奕同着一班王大臣先在军机处议会了三天,然后又进宫当着两宫太后的面吵了三天,这才形成了一个决断:向俄国、英国驻京公使馆各递交一份措辞严厉的书面抗议照会,否定两国与阿古柏缔结的《条约》的合法性。

恭王长叹一口气道:“但愿祖宗能帮衬一把,让甘肃早日平靖。说起来,也真难为了这个左季高!——不过,咱们还得同英国人交涉下去。文祥啊,你明儿就到英国公使馆走一趟。你告诉威妥玛,新疆是我大清的新疆,不是阿古柏的新疆。他英国人想要在新疆做什么,可以同我大清谈。他背着我们同阿古柏签条约,算怎么回事呢?”

这日正是个晴天,虽然奇冷无比,但阳光还是亮的耀眼。景廉的折子递进来的时候,军机处的五位军机大臣恰巧都在。三位满人,两位汉人,他们分别是恭亲王奕、大学士文祥、宝鋆三位满人,沈桂芬、李鸿藻两位汉官。五位当中,资格最老的是恭王、文祥、宝鋆三人,沈桂芬进军机处五年多一点,李鸿藻刚满五年。今儿,恭王把所有军机大臣都召集到一起,是因为要商量一件大事情。因为就在三天前,恭王得到荣全的密报,说英国人与阿古柏的伪哲德沙尔汗国,偷偷签订了一个通商条约,这无异等于承认了阿古柏汗国的合法性。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他可是关乎祖宗的基业和领土的完整啊。军机处把荣全的密报呈给慈禧太后的当天,慈禧太后就命令恭王,立即召集军机大臣会议,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出一个办法。恭王走出宫后,慈禧太后连连叹息:“俄国的事还没办出头绪,英国又插了进来。这些外国人,是真不想让我大清过一天消停日子啊!”

布策见到恭王后,先说已将贵国的照会发回国内,但尚无指令下达,然后又信誓旦旦地表示,只要国内的指令到达,公使馆一定在第一时间内知会总理衙门。

慈禧皇太后把捷报高高地举起来,满面春风地说道:“看俄国和英国这回还有什么话说!”

两月后,见俄、英两国均无反响,恭亲王奕只好分别约见俄、英两国公使布策(Butzoff,E,C)、威妥玛(Wade,T,F)二人,当面向他们提出交涉。

英国人对中国的抗议不理不睬,俄国公使权当什么都没发生。

宝鋆说这话,显然是对朝廷能否收复新疆缺乏信心。

声明又说:“俄国已经占据了新疆的伊犁九城,但这并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俄国的野心是要把新疆全部占领并通过新疆进入贵国的内地。”

各王大臣也都兴高采烈起来,只有军机大臣兼总理衙门大臣宝鋆的嘴角飞出一丝不以为然来。

恭王于是困惑了,太后也开始糊涂起来。

当晚,恭王同着醇王领着总理衙门大臣以及军机大臣文祥、沈桂芬、宝鋆、李鸿藻等人,进宫来向两宫太后报喜。

同治十二年(公元1873年),同治皇帝正式亲政,两宫太后撤帘休养。哪知这载淳实在太不争气,除了遣出宫去寻花问柳,于国事几乎一窍不通。慈禧太后无奈,只好又命太监挂出帘子,来了个二次听政。同治皇帝倒也甚是配合,额娘前脚挂上帘子宣布听政,他后脚便染上花柳病卧倒在床。

文祥也激动地说道:“祖宗有灵,祖宗有灵啊!”

该声明洋洋洒洒写了一大篇,但却只字未提英国与阿古柏签约的事。

英国与阿古柏缔结了《通商条约十二条》,俄国派出使臣,公开承认阿古柏成立的哲德沙尔汗国是合法政府。总理衙门愤怒了,派人向英国人提出了抗议,向俄国驻中国公使馆递交了书面照会。

恭王看得糊里糊涂,文祥及总理衙门的其他大臣也不知威妥玛这个声明的用意所在。

五位大军机正在商议向英国提出抗议的事,景廉的请战折子递进来了。

从此后,奕在前台主政,两宫在后面听政,大清国仍像过去一样,一天一天地往前走。

折子火速递向新疆古城景廉大营。

同治皇帝此时正躺在寝宫里病得要死要活,不能理政,同治皇帝生母慈禧皇太后为此已经几天吃不好饭、睡不稳觉了,但当她读了陕甘总督左宗棠发来的这个红旗捷报后,神情还是为之一振。

英国与阿古柏缔结《通商条约十二条》的时候,大清国的朝廷也正在召集在京的大学士、军机大臣以及各部院尚书、侍郎商讨着应对的措施。

大清国的朝政已经多年不正常了。皇帝在后宫读书,亲王在前台摄政,两宫太后躲在幕后听政。

醇亲王边走边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口里却道出这样一句:“本王进宫前干嚼了块鹿脯,盐大了,有些齁着了。”

说这话的时候,肃州的红旗捷报到了。恭王手捧着捷报,一边阅读,一边对文祥说道:“明儿,你也不用去见威妥玛了——下面的戏,让景秋坪来演吧!”

恭王同文祥等人计议了多天,终于认定,俄国与英国都没有把大清国的抗议当成一回事。于是他叹息了一句:“说一千道一万,不把阿古柏这个洋犊子赶出新疆,俄国人也好,英国人也好,是一定要与他勾结到底的。”

文祥不很情愿地点了一下头,口里道:“说一千道一万,不动真格的,这些外国人总是不肯认输。”

文祥看出了恭王的心思,不由小声说道:“王爷,陕西地面匪患已经肃清,左季高已奉旨移节兰州,大概用不多久,红旗捷报就进京了。”

威妥玛却没有应约赴会,只打发了使馆内的二等翻译官马嘉理(Margary,A,R)给恭王送了份声明,言称:大清国目前的最大威胁来自俄国而不是英国,英国永远都是大清国的好朋友。

景廉进规新疆南路的方案第一次进京时,军机处就已经做出向新疆进兵的打算了。哪知还没向慈禧太后做汇报,俄国突然发兵攻取了伊犁。打蛇打七寸,两害相权取关键。恭王、文祥、宝鋆三人经过缜密分析,决定先让荣全把伊犁要回来之后再对付阿古柏。慈禧太后听从了军机处的建议,于是便有了荣全将近半年的往返劳顿,结果却是未要回伊犁寸土。

恭王说这番话时心里非常清楚,陕甘一日不靖,进疆的道路便一日不通;打不开进疆的通道,就算兵发新疆,粮饷也无法跟进。俄英两国敢如此肆无忌惮地与阿古柏勾结,也正是看准了这一点。

宝鋆见醇亲王答非所问,只好一个人嘟囔了一句:“阿古柏的后头站着的可是俄国人和英国人呐!——左季高也好,景廉也好,他们这回可啃了块硬骨头!我是真怕咱们吃鸡不成反被噎着啊!”

愁着愁着,景廉的第二篇折子到了。

从宫里下来后,宝鋆小声对醇亲王奕譞说道:“王爷,您老以为凭景秋坪和金和甫的那点兵力,就能把阿古柏撵出新疆?”

我们现在来说说大清国的朝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