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收复失地反复跌宕
第五节 伪汗王调兵遣将

上一章:第四节 老湘军祭旗出关 下一章:第六节 额尔庆额吓坏了

努力加载中...

茀赛思这时抢着说道:“金将军为伟大的国王陛下出了个好主意。国王过生日可以收一笔孝敬,王后过生日又是一笔收入。王妃们呢?王子们呢?这几笔收入再加上牲口丁,哇!伟大的哲德莎尔国不仅又能增加几万的军队,还能购进一大批最先进的枪炮!哇!伟大的哲德莎尔国呀,你像一支雄鹰挺立在天山脚下,你力大无比,英勇善战,让大清国发抖!让俄国人发晕!让所有仇视你的人害怕!”

阿古柏不知道金相印口中的牲口丁和万岁丁的实质是什么。

金相印掐着手指头说:“一头牛等于六只羊,一匹骆驼等于三头牛。”

第二天,为阻止清军南下,阿古柏征调长子伯克·胡里率众三千人统筹胜金台、辟展、七克腾木三地防守,又征调布素鲁克之侄艾克木汗配合把守;阿古柏本人则带着次子海古拉率万人进驻托克逊,以张掎角。

茀赛思道:“另外的七千人倒是很快便掌握了火枪的使用方法,但他们射击时,竟然有一半的人把两只眼睛全部闭上!”

阿古柏此时就像个输红了眼的赌棍,一会儿把赌注押到俄国人身上,一会儿又押到英国人身上。

阿古柏先是一愣,随后问一句:“天山的雄鹰,请你说清楚,刘锦棠是谁?是那个很会打仗的小娃娃吗?”

阿古柏笑着说道:“只要我们守住了古牧地、乌鲁木齐、昌吉、呼图壁四城,玛纳斯就算不派一兵一卒,打发个黄羊也能守住啊!何况玛纳斯的阿奇木余小虎与大阿訇黑宝财比黄羊睿智,玛纳斯就更固若金汤了。为了让我们的意愿不致落空,为了确保这场卫国战争全面的胜利,寡人明天就起驾去托克逊。寡人保证让魔鬼刘锦棠一踏进我们的国土就去见地狱的守门人。尊敬的茀赛思阁下,您训练的火枪队可以做湘军的掘墓人吗?”

侍卫双手把情报递给阿古柏。

得知老湘军已经出关,阿古柏大惊失色,慌忙调兵遣将,决定把清军挡在天山以北。形势对清军很是不利。

茀赛思道:“尊敬的国王陛下,鄙人替您训练了一万余名军兵。您为他们每人配备了一只火枪和一把腰刀。可是陛下,您知道吗?鄙人为了能把他们变成纵横天山南北的猛虎,几乎天天和他们在一起。鄙人向他们教授使用火枪的方法,鄙人向他们灌输大英帝国战无不胜的秘诀。可到现在,这支军队已成立六个月,如果换在英国,早就是军营的得力部队了,而他们,竟然还有近三千人找不到发动火枪的扳机!”

金相印这时道:“对,还有鸡和鸭,臣怎么就忘了鸡和鸭呢?这两样漏掉,国库的损失可是太大了!”

金相印赶忙调整了一下内心的情绪和面部的表情,抢着答:“禀特汗国王皇帝陛下万岁,肃州发来的情报说,左宗棠帐前第一员大将,能征惯战、足智多谋的刘锦棠,已经率领他的老湘军出关了!这个刘锦棠,听说很会打仗啊!”

阿古柏惊恐地起身离开餐桌,他来到窗前跪下,举起双手喃喃道:“当魔鬼将要袭击我的国家时,我祈祷万能的幸运之神保佑我的将军们战胜他!幸运之神呀,您是万物的主宰,您快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阿古柏接过信,反手递给金相印道:“大清国的文字寡人认不出来,还是让雄鹰念给寡人听吧。”

金相印献计说道:“特汗国王皇帝陛下万岁。”金相印与阿古柏讲话总是把国外对元首的称呼和国内对皇帝的称呼结合在一起:“您如果在现有征丁的基础上再增加一项牲口丁和一项万岁丁,我们哲德莎尔国的国库将会又有一笔新的不小的收入。”

茀赛思原本是禀承英王的旨令来控制阿古柏的,但因阿古柏这个人讲究太多,礼节太过繁琐,每吃一顿饭要祈祷许多次,使他无法放肆地下箸。不久,身体强健的茀赛思得了胃病。

金相印问一句:“玛纳斯呢?”

阿古柏这日正在阿克苏王庭一边与英国军事顾问茀赛思(Forsyth,D)、大元帅镇国将军金相印饮酒,一边探讨着怎样更多地从百姓身上榨取财富的方法和与俄国抗衡的策略。伪汗国枢廷政要大通哈爱伊德尔·胡里、大元帅、辅国将军妥明等二人作陪。

阿古柏激动地说道:“茀赛思阁下,寡人以哲德莎尔国至高无上的毕条勒特汗的名义向您保证,寡人听了您的真话后,决不会沮丧,相反,寡人还会奖赏您。”

茀赛思边啃羊腿边答:“尊敬的国王陛下,这还有疑问吗?就算鸡遇到了您这么仁慈的君主,也想长成骆驼啊!”

茀赛思一边摇头一边道:“尊敬的国王陛下,您误会了鄙人的意思,鄙人是说,您如果想听假话,鄙人就告诉您,您的士兵个个都聪明绝顶,他们不仅学会了火枪射击,而且都是神枪手,他们每个人不用瞄准便能把一根铁针打断。您拥有了这样一支军队,您大可高枕无忧了,您根本不用起驾去托克逊兴师动众,您只在阿克苏王庭白天喝美酒,晚上做美梦——”

阿古柏转头问茀赛思:“茀赛思阁下,我们哲德莎尔国有这么大的骆驼吗?”

许久许久,阿古柏才睁开眼睛,把传旨官唤进来,说道:“寡人以哲德莎尔国至高无上的毕条勒特汗的名义发布圣谕:刘锦棠的确是个魔鬼,但刘锦棠并不可怕,他按着大清国皇太后的旨意来到天山,并不是来与我们开战的,而是来寻找葬身墓地的。寡人是土耳其苏丹赐封的‘艾米尔’,哲德莎尔汗国是土耳其真正的属国,而土耳其又受大英帝国的保护。寡人建立的国家是合法的,我们即将面临的战争是正义的!大英帝国的女王陛下早就向寡人作出过承诺,不管到什么时候,只要我们提出要求,英国都会伸出援助之手。我们尊敬高贵的客人茀赛思将军可以作证。寡人曾经做过浩罕汗国的帕夏,历次战争的经验告诉寡人,虽然刘锦棠不可怕,但他所统率的湘军却很可怕,但只要让天山的雄鹰、寡人的镇国大将军金相印大元帅镇守迪化州城并统筹乌鲁木齐,兼管玛纳斯、古牧地二城的防守,湘军就将寸步难行。”

阿古柏说道:“这不用担心,寡人以哲德莎尔国至高无上的毕条勒特汗的名义向你保证,古牧地只要交给马明、王治、金中万率兵把守,肯定万无一失;乌鲁木齐可以交给寡人的爱将、英勇善战的马人得和阿托爱;昌吉和呼图壁,寡人已决定交给战功赫赫的爱伊德尔·胡里大通哈兼管。众所周知,爱伊德尔·胡里是浩罕国培养出的一代人杰,他的智慧能让敌人死于非命,他的勇敢能确保城池坚如磐石。敌人只要得知镇守昌吉和呼图壁的统帅是爱伊德尔·胡里,他们除了溃逃别无选择。”

茀赛思认真地说道:“尊敬的国王陛下,鄙人很想讲真话,但鄙人又疑虑重重。因为您是个仁慈、善良的君主,鄙人不想因为我的一番话而使您沮丧。”

金相印解释道:“特汗国王皇帝陛下万岁,大清国每年都要为他们的皇帝和皇太后过一次生日。按着以往惯例,每逢皇帝和皇太后生日,各地官员都要拿出一笔银子送给朝廷,称作给上头的孝敬。这样一来,朝廷每年都能收到挺大的一笔孝敬的银子。吾国也可以这么做。当然,吾国没有大清国的官员多,但吾国可以让百姓也来孝敬。新疆百姓大多养有牛马羊,您可以下道圣旨规定出每养一头牛马羊一年要缴纳一定的厘丁,否则就不准他们养。”

阿古柏急问:“另外七千人呢?”

驻在伊犁的俄军得知清军出关作战的消息后,在积极备战的同时,也马上派出上百名的谍报人员,四处打探虚实。

金相印也不认识汉文,反手把信递给妥明。妥明识汉文,展信一读,脸色顿变,他颤声自语道:“刘锦棠出关了!”

茀赛思得意忘形之下,口里开始梦呓般地嘣出他称之为诗的语句和疯话。

茀赛思转头问金相印一句:“金相印大元帅,你的军队也这样吗?”

阿古柏大叫道:“不不!寡人不想听这些,寡人想听真话!”

阿古柏莫名其妙地连连说道:“可爱的茀赛思阁下,寡人欠了您的佣金了吗?寡人刚从贵国购进的火枪忘了付款吗?”

阿古柏随即闭上眼睛祈祷起来,爱伊德尔·胡里、金相印、妥明等人一见,也急忙跪在阿古柏的身后,转瞬,席上只剩了茀赛思一人。茀赛思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一顿大嚼。

有细作急报阿古柏。

金相印未及讲话,阿古柏已沮丧地闭上眼睛,喃喃道:“我万能的幸运之神啊,您快让他们聪明起来吧,湘军手里的火枪都长着眼睛,他们专找闭着眼睛的勇士寻开心啊!”

阿古柏正要讲话,一名内庭侍卫拿着封信匆匆走进来禀报说道:“报大汗陛下,我们的人从肃州方面递来紧急情报。”

金相印忙问:“尊敬的特汗国王皇帝陛下万岁,老臣的军兵英勇善战,坚守迪化州城统筹乌鲁木齐肯定没有问题,但臣想问陛下万岁一句,臣的兵力很有限,昌吉、呼图壁、玛纳斯、古牧地怎么办呢?”

阿古柏把所有的兵力全部调动起来,又派出十几路情报人员乔装成当地百姓沿途探听清军进止情况;与此同时,阿古柏紧急指令负责外交事务的赛义德·雅古布同着一名亲信兵分两路——一路携带大量珍宝美女赶往伊犁联络,一路奔赴伦敦,向英国女王求援。阿古柏经过缜密地分析研究,有一百个理由相信,英、俄两国为了各自的利益,一定会在他受到打击的时候站出来的,他们不会轻易让大清国武力收复新疆的如意算盘得逞。

茀赛思已酒足饭饱,他一边打着饱嗝,一边说道:“伟大的国王陛下,您是想听真话呢还是想听假话?您想高兴还是想沮丧?”

阿古柏知道有异,忙急问一句:“北边飞来的雄鹰,你莫非看见了猎人的枪口?”

阿古柏却没有注意听茀赛思在讲什么,他突然问金相印:“可爱的金相印大人,我的雄鹰,你还没有告诉寡人,寡人的子民养一只骆驼应该缴纳多少税丁?和羊一样多还是和牛马一样多?寡人是个善良、仁慈、公正的君主,不能让子民受到丝毫的不公正待遇呀。”

金相印苦着脸说道:“特汗国王皇帝陛下万岁,这个小娃娃可不是个一般的小娃娃呀!吾听说他十几岁便跟在他的叔叔刘松山的身边作战,二十一岁便独领一营。特汗国王皇帝陛下万岁,您可能还不知道,想当初太平军何其势大,所到之处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还有捻军,连大清国英勇善战的蒙古铁骑都败于捻军之手。什么曾湘乡,什么李合肥,哪个奈何得了他们?可这个刘锦棠却能打一处,太平军便败一处。后来到了陕甘,更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刘锦棠这个人,仿佛生下来就是当元帅的材料,他愈盛,他的对手便愈衰,十几年来,无不应验。尊敬的特汗国王皇帝陛下万岁,您赶快布置兵力对付他吧。如果晚了,可就来不及了。听说捻军曾有过一昼夜奔袭四百里的奇迹,可这个刘锦棠,他竟能带着他的人马,一日一夜奔走五百里而不歇上一口气!他是个魔鬼呀!”

  • 背景:                 
  • 字号:   默认